微而

喜欢阅读,喜欢文字,喜欢DIY,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努力想活得文艺清新自由的实实在在工科女一枚。

脸红

某次考试的命题作文,我在事后完整的记录了下来。若是现在,我都未必会注意到这些细节的描写了。摘抄如下:


最近在看叶辛老师的《蹉跎岁月》,注意到书中描写的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脸红。

柯碧舟初遇杜见春时便总是容易被杜见春直率的眼睛瞧得脸红,连着几次相遇都是这种状态。通常脸红还会伴随着心跳加速,眼神慌乱无措,不知该放哪儿好,说话也是吞吞吐吐,表达欠佳。当然,初时几次相遇的脸红,可能是直率,由于柯碧舟此人那时比较木讷内向,还不太善于和外人打交道,尤其还是个女生,脸红可能是由于不好意思、紧张。很明显,柯碧舟后来的脸红是出于某种心理的变化,他对杜见春产生了某种无法言说的感情,柯碧舟意识到了,所以去...

2017-04-18

216日常——Chapter6 那年夏天和冬天

2013年的夏天可以归到往事不堪回首那一类。

那年夏天似乎来得比较早,四月份的W市,街头已随处可见着短袖的人们。

这对于没有装空调的T大来说,可不是件好事。

当然,对216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那年夏天很热,可以说是大学四年最热的一个的夏天,当得起这个“最”字一是温度的确高,二是还没有空调。

我们寝室的朝向不是那么好,窗户是朝向西南的,属于冬天晒不着夏天晒一天的那种。

那会学校还没给各个寝室安窗帘,我们自己挂了快浅色的布,我还记得是粉色,是我从大舅家带过来的,拿回来时大家还感叹了几句:和我们寝室的整体装修风格真是很搭啊。

可是这窗帘不挡光啊,于是216每天都要接...

2017-03-27

又逢一年清明时

我对清明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

清明于我而言是介子推。传说中的清明也是因他而来。

当年火烧绵山仍没逼出介子推后,文公重耳后悔不已,于是下令举国禁火三天,这便是寒食节的由来,后演变为清明节。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记录,竹林七贤阮籍的父亲是建安七子当中的一位,叫阮瑀。曹操有个堂弟曹洪,听说阮瑀很有才,想请他出来做官,阮瑀推说身体不好拒绝了。曹操亲自请他出来,阮瑀还是不出来,还躲到了山里,曹操就放火烧山,把阮瑀从山里给烧出来为他所用,起了很大的作用。

看完我的第一念头便是:为什么重耳火烧绵山不仅逼不出介子推,还连带老母一起烧死了?

有同学评论说,是君主的问题。对此我不赞同,重耳既然能...

2017-03-19

216日常——Chapter5 一群男人的爱

我每次跟别人说我们专业是工科的时候,别人都会一脸惊讶,“那你们专业女生不是很少?”

我每次当然是点头,“对的对的,我们专业大部分是男生。”

于是通常别人会再多问一句,“那你为什么四年还没有找到男朋友?”

我:“……”

除去这种略令我尴尬的情况,还有一种情况,很多人盲目地以为女生少男生多的环境里作为珍稀品种的我们过得很幸福。

为什么?

因为是班宝啊。

班宝?也曾算吧,就是这个时间不是那么的长久。


大学是过女生节的。

第一年,也就是大一的时候,我们班有三个女生,我、余禾和小乔,可能大家都觉得这个节新鲜吧,于是那年我们过了一次女生节。

我们班男生跑来寝室楼下喊楼,...

2017-03-15

Chapter4 有个寝室216

当初分寝室的时候,我们寝室既没有和同年级的小伙伴们分在一起,也没有和本专业或本院的学姐们住在一起,总结下来就是,216似乎被“孤立”了,于是成了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

这个特立独行主要体现在会玩上。


216寝室是真的挺会玩。

拍照一定要拍到满意,生日趴拍成名媛风又是个什么鬼?

在别人寝室尚拍外出游玩照时,我们已在寝室凹造型拍各种风格的照片了。

在别人寝室也开始凹造型时,我们已经不满足于单张的照片,改成录小视频了。

比如我们有一个组合就是录小视频诞生的,组合名叫“FFGirls”,事实上呢,这个组合名的解释是这样的:FF=Five Flowers,翻译成中文就是五朵花般的少女们。为...

2017-03-11

216日常——Chapter3 一群八卦少女

216除了生日趴的传统外,还有一项参与度较高的活动——熄灯后的寝室卧谈会,因为六个人总是有聊不完的八卦说不完的话。

余禾:“来来来,说说你们大学都想干些什么?”

关尔:“吃遍W市!”

叶梓:“玩遍W市!”

豪杰:“我说你们就不能有追求点?”

叶梓友好的反驳:“那你想干什么?”

豪杰:“当然是搞好学习了!”众人脑补豪杰的傲娇脸,暗想,真有追求。

余禾:“我有好多事都想做,一时说不出来。小乔,你呢?”

小乔在玩手机,回答的心不在焉:“啊?我啊……嗯……好像也没什么想做的。”

叶梓:“她每天捧着她的手机就好了。”

关尔:“哎,清深还没说。”

我在下铺躺着想了会儿说:“我也不太确...

2017-03-09

梦想反屏蔽

大概是去年比现在稍早点的时候,我在微博上接触到亚娟姐。

每日看她发微博带上一句#在追求梦想的路上,我们都一样#,我竟迟钝的没有任何感觉,匆匆掠过,大抵是觉得这些约莫也就是网上类似鸡汤文的励志话语吧。

而我,对这些似乎已经自动屏蔽了。

不止是我,很多人甚至是这一代人,普遍的都对梦想啊、励志啊类似的词句自动屏蔽了。


这要从何说起呢?

我记得我在初高中的时候,同龄人玩的较多的也就是QQ,闲来无事便就是浏览空间,看看自己的,有心的会写两句日志自勉,再看看别人的,看到写的好的便会转到自己空间。那会转的最多便是这类关于梦想是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怎么做的励志型文章。

转之前自己先看了,心里感...

2017-03-07

216日常——Chapter2 往事不堪回首

现在回想起来,或者说相比较后来的13、14和15年,12年9月的W市真的就如学长学姐们说的不算太热。

学长学姐们说这话时永远都是一副心理不平衡的口吻。

这样的情景我们在接下来的三年很有几次感同身受。

刚上大学还流行玩QQ,一点小事便发条说说。譬如:“今天好热!!!”“为毛这么热?!”

总能换来一堆诸如“喜闻乐见”“喜大普奔”“你若军训便是晴天”之类的评论。

然后一边怨念一边反击,手机刷的不亦乐乎。

我们赶上了智能手机的时代,有好有不好。

好的方面太多,自不必说。

坏的影响也大,各人心知肚明。


军训很枯燥,说实话也累。

每日里过的像设定好程序的机器,片刻停歇都...

2017-03-06

216日常——Chapter1 那年初来到

大学报道那天,我是第一个到宿舍的,推开216寝室门的瞬间,看到如此……嗯……简陋的寝室(上下铺六张床,六张凳子配六张桌子,外加一个行李架和脸盆架,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心里其实没有任何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感,因为此前我没有寝室集体生活的经历。

我的床在下铺,靠窗,我对此还挺满意,不免对未来的大学集体生活充满了期待。

但是据说同寝室的乔哥刚来就哭了,乔妈妈对女儿说:“那要不咱回家去复读一年?”结果是可想而知的。那会我不在寝室,这是后来听她们提起的,我脑补的情形应该是乔姑娘一脸惊恐,然后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眼里还噙着震惊之下来不及流下的眼泪。

当然那个时候我们也还不识乔哥的真面目,乔哥那会也...

2017-02-24
1 / 2

© 微而 | Powered by LOFTER